杏悦娱乐,栽在自己的圈套里

季小阳从小被娇生惯养,初中毕业后,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那年他18岁,父亲总担心他会惹事,费了好大劲才说服他读军校。然而在军校待了没多久,就辍学了。一天他听朋友抱怨说被交警罚款了,很是气愤,灵机一动想到一个主意,想到这是个商机。
  
  一个晚上,季小阳在电话里跟朋友说,最近手头有点紧,要是我们能想办法改装一辆车,并以交警的名义去检查超载车辆,肯定可以赚不少钱。
  
  “你读过军校,应该具备做警察的潜质,正好我有驾照也许能帮上忙。”听朋友这么一说,季小阳更加心动,他想,反正现在也没人敢惹交警,躲都来不及呢,更何况当警察多么威风啊,两个人一拍即合。第二天,他和朋友改装好车,又从黑市上买来了警服、警帽、警灯等,一切就绪后,他们便按照预先制定好的计划,在一段偏僻公路段开始了“工作”。
  
  这之后,基本上每个周末季小阳都会开车来这里,然后“守株待兔”。每当他守在这一段路边时,司机师傅好像知道他的目的似的,再也不从这里经过,致使季小阳多次扑空。虽然他也知道这是犯罪行为,但还是无法抵挡钱财的诱惑,抱着侥幸心理,继续干下去。接着,他又陆续换了好几个地点,几经辗转,就这样一个多月后,终于有了不菲的收入。
  
  季小阳第一次感到了莫大的成就感,看着这么多钱,想入非非。然而,尝到甜头的他,并没有因此及时收手,反倒愈加猖狂。他觉得,大晚上的,这块地方这么偏僻,只要动静不太大,就没人会注意到他的。久而久之,大家都不敢从这条路通过,他的疯狂敛财行为渐渐引起了路人的怀疑。
  
  有一次,季小阳照样和朋友驾车在奉贤区海湾镇附近的公路例行巡查。远远看见一辆卡车朝他驶来,他显得很兴奋,心想这一下可有的赚了。他先摆出停车手势,示意司机师傅接受检查。待车停到路边后,季小阳指着一卡车货物对司机说:“你这辆车严重超载,交罚款!”司机很是疑惑,你没让我过地磅,怎么就知道我超载了?司机面对突如其来的检查很淡定。可是不久司机便发现,季小阳开的车是一辆天籁,司机就更疑惑了:上海的警车大多用大众、荣威等车型,什么时候换用天籁了?
  
  司机越来越感到事情不对头,于是悄悄地拨通车队队长电话,让队长处理这起“违法”。一旁的季小阳看司机开始叫人,像是做贼心虚似的跟司机说:“算了算了,看你超载也不太严重,念你是第一次,下不为例。”司机一脸笑意,连忙点头作揖,暗地里却偷偷让车队长向当地公安局说明了情况。
  
  桃源梦断千里外,做贼难逃警敲门。冬末,季小阳又来到奉贤区海湾镇准备例行巡查时,被突然出现的奉贤公安分局民警逮了个正着,现场查获警察证件和警服等作案工具。一阵慌乱中,他被吓坏了,他万万没想到这次会栽在自己设置的圈套里。经过审讯,季小阳为寻求刺激,满足私欲,伙同他人,冒充交警专门在偏僻路段以例行巡查为由对过往大型货车进行“罚款”,获利六万多元。最终,因假冒人民警察招摇撞骗,被警方依法从重处罚。
  
  每个人活着的时候,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人生,但无一例外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相应代价。正如季小阳只顾满足一己私欲,三番五次地冒充交警处罚过往车辆,结果难逃法律的制裁。或许他可以“守”得住自己当“警察”的威严,但他却不曾想过一招不慎就栽进了自己的圈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