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悦娱乐,城市印象

黄昏临近,街灯次第亮起,这座“一江汉水穿城过”的城市逐渐辉煌。霓虹闪烁,现代与古老完美和谐;仿若一夜间拔地而起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里,豆腐块般的窗口里隐藏着相对于这座城市飞速发展的现在和将来而言微不足道的悲欢离合,橘红橙黄的温暖灯光透露映射出或等待期盼或阖家欢乐的神秘气息。流光溢彩、光怪陆离是它的大道,小巷里呢,也有寻常百姓家的缱绻呢哝。
 
  喜欢城市的清晨,慵懒着细碎的期盼缓缓启动一天的忙碌,昭示着新的一天无限可能。随人到中年,更欢喜紧张繁琐后尘埃落定、无欲无求的黄昏和夜凉如水万籁俱寂的仲夏之夜。
 
  二十五年前,也是这样摩肩接踵车水马龙而内心孤独无助的夜,就着窗外斑驳的树影和如萤似豆的微弱灯光,在暂宿的简陋招待所里借考的十四岁的我,佝偻着双肩抵御冬夜的寒冷,用冻的红肿的胖手艰难地摩挲课本,翻开城市求学的新章。
 
  白驹过隙时光荏苒,城市无言,来来往往的人太多,它承载不了无足轻重的过往决然轻装飞跃,大刀阔斧毫不吝惜地扔掉一切不合时宜的旧貌。我看着通往上班的路面逐渐繁华,几次不去的街店改头换面到恍如从未涉足。渺小如尘埃的我们,拿什么在这风驰电掣裹沙携石、扑面而来呼啸而去的猎猎飓风中留下些什么。摊开双手我挽不住时光的狂流,泪眼依稀中只见错过的站台,父母、师长、亲朋好友,如我般迷茫地赶路;掩面长叹我追不回飞逝的青春,涕泪交零里但见无奈彷徨无措它无可救药地刻上风霜额头。
 
  曾几何时,我穿梭逡巡在各旅游城市,在孤独警醒中解读和体味每个城市的生活密码和独特韵味。落脚点的这座古城,总给我回归怀抱的感觉,尽管二十年前我在这里也饱尝离乡背井之苦。岁月抚平伤痛,灯火通明的火车站,示我以归乡之懈怠轻松,让我又可融入嘈杂凡俗慵懒真实的滚滚红尘。这座城市足够大,容我平静混迹人群,熙攘人流中,苍白惨淡卑微如我悲喜何足挂齿或者无从谈起。
 
  如果幸福来得太易又满满,我愿忽略所有误解挫折伤痛来俯身叩谢;如果命运有所不公,我愿采撷捧掬苦中作乐片段仰面折抵。如此洒脱,却并不要紧紧扼住所谓运命的咽喉,生活历练无关痛痒,昨日如风逝者如斯,幸福于我——咫尺之遥,握之失之——迟早之赐。最感慨的事,盈盈泪光中,于万千人中只此惊鸿一瞥,满眼尽是你我年轻时的模样,记忆的时光隧道豁然洞开,却不似真实般岁月有痕销金铄骨,纵有沧桑刀刻般记录在案,而只消你我些许留恋眷顾和牵绊,风霜雨雪流言流年纷纷散去,你还是春光明媚里款款走来的你,我还是“采莲南塘秋”里欲语还休不胜娇羞的我。如此,不枉在最年轻时恰遇到你,这座古城作证。城市印象,原是甜蜜热闹蛊惑,那么多的人,车如水马如龙,只为陪衬,在最美的时光,拥有最美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