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天悦娱乐 >

天悦娱乐,深山梦里人

新一年的雨水似乎是踩着立春的脚印落下的,一下就是好几天,自清晨到黄昏,山雾不断翻涌,想出门的人不用打开手机查看实时天气,只需站在家门前抬眼望一眼山顶,便能知晓一个时辰之后是晴是雨。凭借的,是不知从哪时起就有的民间谚语:“有雨山戴帽,无雨山围腰”,这句话在对依山而居的人们来说,可谓常挂嘴边,屡试不爽。

2020年,开年便发生了很多事情,许多在跨年时喊过“新的一年请对我好一些”的朋友如今已因为各种事情开始郁闷起来。有朋友给我发信息,说自己已经在家过了很多天无聊的日子,已经在家待得发慌即将发疯。我不予置评,虽然我从来不会觉得在家无聊。

有家,本身就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能在家停留更是,如果家里有家人同在,那么哪怕每日只是重复着天晴晒被、雨来收衣,哪怕每天重复的是白日看山、夜来看星,也不会觉得无聊。

简单平凡的事情重复得多了,并不一定会生出无感与倦意,如果你也会同我一样,能在喜欢里觉出更喜欢,在更喜欢里生出眷恋,便再也不会觉得家中生活会枯燥。

我喜欢家乡门前大河,喜欢屋后青山,自明理至往后,我都不会觉得自己能够看倦这风景,只有一日更胜一日的喜欢,一日更胜一日的眷恋。

如果你问我会喜欢这里多久?

山峦不知,风雨不知,我亦不知。

但我始终知道那条大河在静候我,不论何时归家,它都在那里,水流声声里,它仿佛在唤我,叮嘱我不论何时不要忘记归家的路。我始终知道那连绵的青山在陪伴我,所以那孩提时期对山影的幻想与惧怕皆被岁月化为了依赖,不用开窗也能看见会随着季节更迭而变换着颜色的青山,开窗即能与山间群鸟为伴,心中那难以言说的安定之感,只有自己知晓程度有多深。

我一贯觉得,之所以有人会觉得无聊,是因为不快乐,没能在生活里尝出“乐”的味道,所以再精彩幸福的生活,也会有人觉得无聊。我一贯喜欢做的,就是在生活里找大小不同的各种“乐子”。

白日若听闻雨打窗,我常做的是领着自家妹子抓上雨伞往田野里跑去,看清雨从哪个方向来,看雨是如何一层层得刷上山壁、让山壁由惹眼的葱绿转成青灰与白蓝相融的色调,看本没有雾气的山谷如何蒸腾弥漫起第一缕白色的雾丝,看几日大雨过后,后山的山涧是否有清澈的山水流淌而出。

我可以在一株小花边上一蹲就是十余分钟,只为等着看一滴露珠的凝聚与坠落,也可以在一片荒草地上一守就是半小时,只为等着看一只蚂蚱从草丛里悄悄探出头来的有趣模样。你说我这是无聊才如此,其实不是。你不是我,岂知我有多乐在其中。

在外如此,在家,更不会有时间与心思道无聊。

我的祖母爱看地方彩调,我便能与她一同在彩调机前津津有味地看一日彩调,有时候祖母想做做手工,我便陪着一同做手工,哪怕我手笨,也是做的极开心,偶尔闲聊猜古,学着用祖辈传下来的半洋半土的老话交谈,没说几句老人便止不住地笑意盈面。

家里的猫爱打盹,我便能与家猫一起打盹,午后微风吹人醒来时,指不定谁先偷看谁。

近来看过一本书,那书里说,宇宙万物,眼见一切皆是偶然而已。我挺喜欢这种说法,而或许因为我执念太少又微不足道,所以常能乐在生活中。

办公楼里键盘敲不停、街道上车流来往不息没什么不好。

天晴去菜园子摘菜、下雨天悠哉睡大觉也没什么不好。

或许你有很多伟大的追求,你有许多了不起的见解,你有无数被人称赞的优点,但你也只是你。

至于我,且让我继续做我这不听晨昏、不晓春秋的深山梦里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