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悦娱乐,还是好人多

 天还没亮,“号贩子”陈三就赶到了医院。医院的挂号窗口前已经排了几个人,都是和陈三一伙的,只等窗口一开,几个人一拥而上,就把专家号全包圆儿了。剩下的时间,陈三若无其事地在门诊大厅里转悠,瞅准那些没挂到号的病人,一转手用几倍的高价把号卖出去。

  今天的“生意”很顺利,没多大工夫,陈三手里只剩下最后一张专家号。他心想:嘿嘿,这最后一笔,可要狠狠地宰上一刀。

  这时,一个中年男人急匆匆走进了门诊大厅,怀里还抱着个小男孩。看他们风尘仆仆的样子,显然是从外地赶来的。那孩子病得很严重,背向后弓,胸廓却向前突,好像一个漏斗似的,腰都直不起来。

  陈三扫了一眼,心想:都病成这样了,多半是冲着最有名的专家大夫来的。他凑上去一打听,果然,这男人要挂骨科张教授的号。得知号已经挂满了,男人顿时一脸茫然。

  陈三趁机问道:“我有张教授的号,要不要?”

  男人大喜,说:“要,要,好人啊,又遇到好人了!”说着掏出五十块钱。

  陈三狡黠地摇摇头,慢吞吞地说:“再加一个零。”

  “五百……一个号?”男人吃了一惊,这才明白陈三是干什么的,他狠狠地摇了摇头。陈三笑了,没再多说什么,站在一旁冷眼观看。

  只见中年男人把孩子放在椅子上,就要去窗口询问。那小孩一把拉住他,从怀里掏出一沓折好的信纸,塞进男人的上衣内侧口袋里,说:“爸,拿上介绍信!”

  男人用手重重地压了压口袋,说:“放心!有了介绍信,张教授一定能治好你的病。”

  陈三感到很奇怪:这对父子看上去挺落魄的,居然认识张教授,还有什么介绍信?

  男人来到挂号窗口前,希望有人来退号。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眼看上午门诊的时间过去了一大半,还是没有等到号,男人不禁愧疚地扭头看了看儿子。

  陈三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他见火候差不多了,又凑上去问:“大哥,这孩子的病是先天的吧?张教授可是这方面的权威,治好了不少人,比你儿子严重的有的是。”

  男人明白陈三的意图,又生气又无奈地说:“我真的没有钱。给孩子看病已经花光了家里的积蓄,这次来的钱都是大伙儿帮忙凑的,还要留着做手术呢。”

  陈三听了,又装出一副仗义的样子,说把价格“降”到三百元。男人瞪着他,气得怔了半天才说:“本来一个号才五十元,你加了六倍,还说是‘降价’?心真是黑透了,这病我们不看了!”说着,他俯身背起孩子向门外走。

  陈三知道男人的心思,冷笑道:“你明天来,我在这儿;后天来,我还在。我在挂号处有熟人,我说让你挂不到,你就挂不到。”

  男人呆了,不知这话是真是假。陈三左手把号在男人眼前晃了晃,右手伸出去做了个收钱的手势。男人犹豫了一下,慢慢把手探到怀里,正要掏钱,碰到一样东西,突然又收了回来,一转身,背着儿子径直朝骨科走去。

  孩子问:“爸,你挂到号了吗?”男人说:“放心,咱有介绍信,一定能见到张教授。”

  陈三急了,没想到这人这么倔。如果他那封介绍信真的灵验,自己岂不是白白跟他耗了几个小时?陈三紧跟着这对父子,价格从“三百”一直喊到“一百五”,男人只是充耳不闻。

  到了骨科,男人背着儿子就往里面闯,被护士长一把揪住:“挂号了吗?”

  男人横了陈三一眼,说:“没挂到,”又央求道,“您给我们加个号吧,您看……”说着,他侧过身,给护士长看背上的男孩,“小孩九岁了,因为这个病,到现在还没进过学校的门,这辈子不能就这么毁了。我们这趟来,骑三轮车走了一千多里地呢,您就通融一下吧!”

  护士长虽然同情,但也很为难,说:“可医院有医院的规矩,没挂号不能看病。您看看这里的病人,来看专家门诊的,哪个不是重病号啊?”

  男人听了这话,一时没了主意。这时,背上的孩子开口了:“爸,咱有介绍信,您给阿姨看看!”

  此言一出,在场候诊的病人都警觉起来:介绍信?难道他们是关系户?到大医院排队看病本来就是麻烦事,最反感有人托关系加塞儿了。

  男人这时也很尴尬,他没料到儿子会童言无忌嚷嚷出来。护士长犹豫了一下,众目睽睽之下她挺为难,就说:“信呢?我看看。”

  男人看看儿子,迟疑地从内侧口袋里掏出信,那信已经给捂得热热的了。护士长打开看了半天,困惑地说:“这得让张教授自己看。但是,你们还是得先挂号,这么多病人都等着呢,我不能给你们走后门。”

  陈三一听来了精神,故意在男人眼前晃来晃去。男人无可奈何,咬着牙一张一张往外掏孩子的救命钱。

  护士长看了看男人,又看了看陈三,一下明白了。她一把拦住了男人,又指着墙上的挂钟,对陈三说:“再过半小时,上午的门诊时间就结束了,你这号怕是要‘砸’在手里了吧?”

  一听这话,男人赶紧又把钱紧紧攥在手里。陈三看着秒针滴答滴答地走,五脏六腑都跟着疼了起来:现在重新寻找买家怕是来不及了,千万别亏了本。想到这里,他一拍大腿,说:“我好人做到底,八十块钱给你了。”男人怕他反悔,立刻掏钱买了号。

  这笔生意白耽误了一上午,没赚到多少钱。陈三心里有些恼怒,他也不着急走,躲到一个角落里探头朝骨科这边瞧,脸上带着坏笑。

  看完的病人一个一个地离开了,那对父子是最后一个就诊的。过了一会儿,诊室里突然传出惊呼声,男人冲了出来,后面还跟着张教授。

  “信呢?我的信呢?”男人焦急地问护士长,“看见我的介绍信了吗?”

  护士长说:“刚才我看完以后,明明还给你了,你是不是没收好,掉在地上了?”说着,两人弯着腰里里外外地找起来。

  陈三在一边看着,差点笑出声来,心里的怨气一扫而光。原来,刚才护士长把信还给男人时,男人往兜里一揣,结果一大意没揣进去,落在地上了。陈三眼尖,趁没人注意捡了起来。天悦娱乐
  张教授见男人急得满头大汗,就问护士长:“信上怎么说?”

  护士长摇头道:“我没看懂,上面有好多的人名。”

  两人一齐看向中年男人,只见他低着头,一言不发,张教授便安慰道:“没关系,慢慢说,记不住内容也不要紧,告诉我信是谁写的?”

  男人支吾了半天,突然说:“其实那根本不是介绍信,我们住在小地方的人,哪里认识张教授?”

  男人又叹了口气,终于交了底:原来,他听人说省城医院有个张教授,能治孩子的病,就七拼八凑了一笔钱,骑着三轮车带孩子上了路。那时候,天已经很冷了,路又远,男人怕孩子吃不了苦,就骗他说有封介绍信,张教授看了一定会答应做手术的。孩子真的相信了,一路把信捂在怀里,再苦都咬牙挺着。

  说到这里,男人激动起来:“那可是护身符啊!要是没有它,我们怕是还在路上呢,也不知道能不能到这里。”

  这话是怎么说呢?张教授和护士长面面相觑,陈三也忍不住打开信纸,上面果然写了很多人名,名字后面还记着一些字。

  陈三一边看,一边竖着耳朵听那男人解释:“上路前,隔壁老赵帮了五百,李叔给了二百……骑到黄村时,车坏了,一位刘大哥帮忙换了轮子……到桐县后,赶上入冬第一场大雪,一位曾大姐用卡车捎了我们好长一段路……每一次遇到困难了,总有好心人帮我们一把,于是这名单就越记越长,是这些好心人一路把我们送到这里的!”男人顿了顿又说:“刚才,张教授说要帮我们减免手术费,我刚想掏出信纸记下来,就发现信不见了。噢,还有,多亏了护士长帮我说话,不然我就让那黑心肠的号贩子给坑了!”

  听到这里,陈三的心突然一激灵,手里捏着信,就像捏了块烧红的铁板。趁着没人注意,他把信放在候诊室的椅子上,悄悄地走了出去。没走多远,身后传来男人惊喜的声音:“原来信在这呢,又不知是哪个好心人捡到了放在这里的。”陈三听了,羞得一溜烟逃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