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悦娱乐,寻找救命药

  韩雪薇是个女强人,在青城市经营着一家很大的房地产公司,身价过亿。她工作虽忙,但经常抽时间去看望母亲,对母亲极为孝顺。这天,是母亲的八十大寿。韩雪薇在饭店摆下八桌寿宴,为母亲祝寿。谁知,寿宴还没散场,老寿星就蹲在洗手间起不来了。韩雪薇赶紧把母亲送进了医院。

  院长亲自诊断后开了药,但母亲在用药后仍然腹泻不止,并且流了很多血。韩雪薇着急地问院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院长尴尬地说:“我也不清楚,我们已经做过详细检查了,病人只是很普通的肠胃道出血,可现在连最昂贵的进口药都试过了,依然毫不奏效。”

  韩雪薇一听,更加心急如焚,她当即打电话,邀请北京的肠胃道专家前来会诊,谁知,他们得出的结果一模一样,还说如果几天内,再找不到合适的药,恐怕病人就危在旦夕了。这下,韩雪薇彻底傻眼了。

  当晚,韩雪薇伏在母亲的病床前,不停地抹眼泪。这时,母亲突然抓住她的手,虚弱地说:“孩子,我想起来了,以前你姥姥也曾因为肠胃道出血住院。当时,医生给她用了一种药就好了。”韩雪薇喜出望外,急急地问:“妈,你怎么不早说,究竟是什么药?”母亲想了半天说:“叫什么……安神止血栓剂?”

  韩雪薇立刻问院长,医院有没有这种药,院长在药房的电脑上查了半天,也没找到。没办法,韩雪薇打电话,发动所有的朋友同事一起找安神止血栓剂,可还是一无所获。

  不过,一个医生朋友告诉韩雪薇一条线索,这种叫安神止血栓剂的药十分便宜,每支才卖一块五毛。许多医院见没有利润空间,纷纷将它拒之门外。一年前,那家药厂终于支撑不下去了,只好关门大吉。

  听到这儿,韩雪薇突然灵光一闪:既然这种药十分便宜,城里没有,那么农村会不会有呢?如今时间紧迫,只能就近寻找了。韩雪薇立刻在网上发了求药帖。

  网上的热心人还真多,两天后,就有个网友给韩雪薇发来了好消息:在青城市郊的柳树村唐九婆家,有一盒安神止血栓剂。韩雪薇闻讯立刻驾车,沿着崎岖不平的山道朝柳树村赶去。

  经过两三个小时的颠簸后,韩雪薇终于到达了偏僻的柳树村,找到了唐九婆的家。韩雪薇敲了敲门,轻轻走进了屋子。昏暗的屋子里,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正病恹恹地躺在床上。床边,一个长辫子的姑娘正在给她喂粥。

  长辫子姑娘见有人进来,问道:“你找谁?”韩雪薇走到床前,恳切地说:“大妹子,我是从青城来的,想找唐九婆……”话音未落,唐九婆就沉下脸说:“你走吧,这里不欢迎城里人!”

  韩雪薇吃了一惊,赶紧说明了来意,央求道:“大娘,我没什么恶意!刚才,我已经问过村医生了,最后一盒安神止血栓剂开给您了,这个药厂也停产了。请您说个价吧,多少钱才肯让给我?”

  唐九婆“哼”了一声,说:“这倒奇怪了?凭什么要我把药让给你?难道,你们城里人的命比我们乡下人值钱吗?”

  韩雪薇慌忙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母亲用其他药都不行。要不,我用最昂贵的进口药跟您换?”说着,就从包里拿出一盒包装精美的进口药。

  唐九婆冷笑一声:“你有这么好的药,自己干吗不用?这是最便宜的药,专救我们穷人的命,你还是去别的地方找药吧。”说罢,扭头对长辫子姑娘说,“杏花,让她出去。”

  韩雪薇本想再求求杏花,但见杏花也摇了摇头,只好尴尬地说:“大娘、大妹子,那我回去了!”临出门,她把手里的药轻轻地放在了桌子上。可走到门口时,唐九婆突然叫住了她:“闺女,回来!”

  韩雪薇不解地回过头,这时,杏花走过来拉着她进屋坐下,然后叹了口气,说:“大姐,真不好意思,刚才我娘不是故意的。前些天,我到城里给娘买补品,有个药店老板极力推荐一对三千块的野山参。谁知,那是一对烂参,我娘吃后肠胃病更重了。后来,我找药店老板评理,他却死活不认账,还叫人把我轰了出去。回家后,我哭了一天一夜。那三千块,是我三年种麦子的收入啊!”那一刻,韩雪薇终于明白,为什么唐九婆母女这样怨恨城里人了。

  这时,唐九婆也叹了口气,说:“闺女,这药……我给你了!”

  韩雪薇呆住了,难以置信地问道:“大娘,这是……真的吗?”唐九婆点了点头:“因为,你让我看到了城里人的善良,城里人的孝心!并不是所有的城里人都坏心眼的!” www.xiaole8.com

  韩雪薇感激地说:“可是,如果我拿走了药,您怎么办呢?”唐九婆笑着说:“没关系,我一个乡下老太婆,身体没那么金贵。再说你不是把那进口药留给我了吗?救人要紧,你赶紧回去吧。”韩雪薇恭敬地朝唐九婆行了个礼,这才拿着药匆匆走了。

  回到青城医院,医生试着给韩雪薇的母亲用了药,果然,病情很快稳定了。专家解释说,这很可能是遗传病,而安神止血栓剂刚好是克星。见母亲转危为安,韩雪薇终于露出了笑容。

  第二天,韩雪薇带着一位肠胃道的专家,回到了柳树村。在专家的治疗下,唐九婆的病很快痊愈了。半个月后,韩雪薇再次来到了唐九婆的家里。她从包里掏出厚厚一沓钱,感激地说:“大娘,这是给您的酬劳,请您一定要收下。”唐九婆瞪了她一眼:“闺女,你这是干啥?那天,我看你有孝心,这才把药给了你,难道钱能买到孝心吗?”

  韩雪薇的脸红了:“那行,赶明儿我还您药。”唐九婆愣住了:“那药厂不是已经停产了吗?”韩雪薇笑着说:“我刚刚成了他们的新股东,药厂很快就能恢复生产了!放心吧,安神止血栓剂还是只卖一块五毛。而且,将来我会开发更多的廉价药,为老百姓造福……”